微软解读财报:将量子计算视为长期目标 弱化Windows

  • A+
所属分类:IT

微软今天发布了截至2018年12月31日的2019年第二财季报告。报告给出了和去年同期比较的数据。报告显示,微软该财季的营收为325亿美元,较去年同期上涨12%。营业利润为103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8%。按美国会计通用标准(GAAP)计算,公司净利润为84亿美元,每股稀释收益GAAP下为1.08美元。

财报发布后,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CFO艾米·胡德(Amy Hood)和总经理兼投资者关系负责人迈克尔·斯宾塞(Michael Spencer)等公司高管出席了随后举行的财报电话会议,解读财报要点,并回答分析师提问。

以下为本次电话会议分析师问答环节主要内容: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基思·维斯(Keith Weiss):关于Azure的问题。请问萨提亚,最近有很多报道,是关于您与其他公司CEO们讨论一些大型战略交易。您能否解读一下,这类大型战略交易如何转化为Azure上可使用的服务?比如,支持这些大型数字化变革的服务类型的混合转变?另一个问题请问艾米,投资者讨论的一个焦点是,很多供应商表示,大型云服务提供商的出货量正在减少。但是,贵公司的增长稳定。那么您能否解读下,这类资本密集的云业务是如何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生变化?

纳德拉:谢谢您的问题。确实,我们已经看到很多我们与之合作的大型数字化转型努力与项目。他们涉及各行各业。我想,在上个季度,您已经看到医疗、零售、金融服务领域的变化。事实上,我认为,它们与我们之前在PC生态系统中与传统OEM合作商建立的关系类似。目前,部分合作规模与之前的规模相当。我认为,这恰好说明经济领域正在发生一些变化,每家公司都在成为一家数字化公司,并且曾经的COGS和运营成本都渐渐走向数字化。在各种服务中间,这一切从基础设施开始。基础设施即计算。事实上,您可以说,公司走向数字化的衡量标准可以是他们使用的计算量。这是基础。

当然,最重要的是,所有这些计算意味着它离不开数据。因此,说到数据资产,人们正在整合数据,以便他们拥有数据并借此进行推断。这也是AI服务的用武之地。因此,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未来——他们将采用Azure。但不仅只是Azure。以Walgreens Boots Alliance为例,它涉及Microsoft 365和Azure。很多情况下,是Dynamics 365。Azure上的任何物联网项目,在多数情况下,都会走向Dynamics现场服务项目。因此,我们的云服务具有广度和深度,这正是我们多年来真正构建的,也是我们所希望的。即便我们看不到需求变化,它的发展仍旧稳定,并且将继续保持稳定。在借助软件发挥我们所具备的能力方面,我们正变得越来越有效率。

胡德:我想补充的一点是,投资和大力投资对性能与利用率的改进十分重要。我们预期第三季度的资本支出会继续增长。

德意志银行分析师卡尔·基尔斯特德(Karl Keirstead):艾米,我的问题关于三月份季度的营收指导。指导总体看上去很棒。唯一可能出现减速的领域似乎是智能云部分。中间预测值,我记得是17%。尽管数据仍旧亮眼,但相比去前三个季度20%以上的增长,的确有所放缓。因此,您是否可以解读下个中因素。

胡德:16%-18%的范围,我们是考虑了2%的不利因素。因此,如果你加上这2%,把中间值移动到19%时,我认为服务器产品和服务KPI仍旧相当稳健。

伯恩斯坦研究机构分析师马克·莫德乐(Mark Moerdler):我有两个问题,分别想请问萨提亚和艾米。首先是萨提亚,在与本季度财报有关的不同文件中,均提到微软计划推出量子开发组件(Quantum Development Kit)。那么,您个人是怎么看待当今的量子计算,何时机会到来,以及何时成熟。

纳德拉:对于我们的整体投资,我认为那是一种系统投资,因为根据我们运营的规模,智能云与智能边缘基础设施等,你要知道他们是支持我们游戏、Microsoft 365乃至Dynamics 365等一切业务的核心平台。然后,当你考虑我们的运营规模时,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一点是,确保系统架构中的每个突破都能够改进计算效率。这也解释了我们对量子计算的长远期待,我们在上个季度中的工作就是将这些量子模拟器带入到Azure。事实上,这已经在科学实验室、大学和制药公司等得到不错的应用,这些公司和机构早在量子计算云得以实现之前就开始构建它们的量子算法,以便尽早利用这一计算资源。这就是我们的看法。但是你要知道,在量子计算之前,很多量子研究工作衍生出来的副产品也对我们在向世界提供计算能力这方面提供竞争力和效率,具有重大意义。所以,我们将量子计算视为长期目标。并且,我们也将从中学到很多,不断前进,并尽早向市场推出相关产品。

莫德乐:下一个问题请问胡德。本季度的整体交易稍显薄弱。您能进一步解读一下吗?

胡德:本季度唯一的交易薄弱在于芯片供应的OEM影响,以及Office Consumer的影响。除此之外,我们的交易执行正如我们预期的那般。考虑到上季度的影响,Office Commercial实际上在本季度的表现十分合理。当我们同时考虑平衡与混合需求时,你会发现产品与服务的KPI表现也相当不错。未来,数据中心现代化以及SKU等的需求将继续保持稳定。

富国银行分析师菲利普·温斯劳(Philip Winslow):我的问题跟Windows有关。请问艾米,您给出的第三季度Windows OEM营收只有个位数的增长。您是否可以进一步解释?另外就是Windows Commercial,显然其增长十分强劲,但也有些许变化,您是否也可以解释一下。

胡德:在OEM方面,我们确实预期库存水平在下一季度结束时仍保持较低水平。我们同时预期芯片供应仍将受到限制。我不认为下一个季度的库存水平变化会带来任何影响。在第三季度,我们预期Pro侧的表现将有所提升。第二个关于WIndows Commercial的问题,我们逐渐面临一些棘手的数据比较。但是你提到的大多数数据比较,源于它的许可方式。很多都是新的,并将在下一季度获得更多许可。这样的情况将继续持续一阵。但随着业务的不断发展壮大,影响会越来越小。

瑞银集团分析师詹妮弗·洛维(Jennifer Lowe):从各位之前的谈话看,你们对今年接下来时间里的PC展望十分有信心,或者至少表现稳定。但考虑到WIndows是微软盈利能力的重要推动因素,如果PC的销售量出现更为长久的下降,在考虑到接下来时间里的投资,您是否认为需要缩减成本结构以维持盈利呢?或者说,我们是否应该假设,目前的多数投资都与商业云服务以及其他一些低利润但高机遇的 业务有关?若全球经济环境持续疲软或者盈利能力下降,您是否有应急方案?

纳德拉:我先来回答,艾米可以稍后补充。首先,我想说,股东对微软的机遇空前看好。当我看到每一个公司都向数字化转型时,我们拥有技术领域最广泛的平台,来帮助每个国家的每一个客户都转型成数字型公司。并且我们的商业模式与他们、与他们的利益和信任始终保持一致。因此,从世俗角度来看,我们正全力以赴投资商业云服务上的投资,以及其他游戏和每一个机遇。再者是Microsoft 365,其价值主张已然超越了Windows和WIndows上的Office。我们关注所有设备上我们的应用的相关性,我们关注所有设备上的安全、身份管理、信息保护以及价值。因此,我对产品投资十分看好,并且我们正在进行的市场投资将帮助我们的股东在越来越发展的数字世界中实现增长潜力。下面请艾米补充。

胡德:我做一些简单的补充。我们的商业客户对WIndows 10的需求依然稳健,因为其内在的价值。我们在新就设备的部署,以及安全和可管理性价值支持方面,也看到了稳定了需求。但个案,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们将继续关注这方面的需求并尽力满足这些需求。

巴克莱分析师莱默·兰索(Raimo Lenschow):我的提问与您的业务的数据和数据库有关。本季度公司收购了Postgres公司。但放眼全球的生态系统,很多云服务公司都在讨论数据库。您是否可以谈谈对您提供的数据库Cosmos的看法,以及有关的客户使用率。

纳德拉:我们对数据平台以及我们拥有的产品组合十分有信心。我们的Cosmos数据库已经成为领先的多模型、多区域数据库。对此,我感到十分满意,正如我之前说的,客户开始执行他们的数字转型时,他们将从数据开始。这就意味着,你需要提供原生格式的数据。你需要完整的综合平台,然后有能力在这些数据上执行AI和分析等操作。因为我们的数据平台增长持续稳定,竞争力亦是如此。并且,我们仍然是唯一提供这种混合方式的数据库供应商。

花旗分析师沃尔特·皮卡德(Walter Pritchard):大家都对Azure和其本季度的增长数据有很多问题。我想知道,您是否可以谈谈该业务的未来增长。其中很大部分来自企业协议,以及客户承诺。我想知道,您是否可以提供一些未来的增长轨迹。

胡德:先说Azure的增长。Azure的增长大部分来自消费驱动,跟启动项目、让项目成功完成、确保客户收获价值有关。并且,越来越多地,我们一直在讨论合同形式的变化。所以,这跟我们以前标准的EA机制稍有不同。EA机制可以反应在资产负债表上,并产生收益。而这些合同,除非被使用、部署并且客户从中收获价值,否则不会体现在损益表上。而在I阿aS和PaaS层面上,我们关注的每个月的执行,尤其是是否产生影响力。因此对于Azure,我们更关注的是Azure Hybird Benefits。

摩根大通分析师马克·墨菲(Mark Murphy):我想请问萨提亚,在过去几个季度中,您已宣布Azure已经与不少公司建立大型合作,包括沃尔玛、Albertsons和Walgreens等等。我想知道,亚马逊在杂货零售以及医疗领域的野心,是否为您的合作带来某些助力?还有我想请问艾米,我猜这些大的合作也都反应在了稳定的商业增长数据中。但是我不知道数据十分完全反应了这些合作价值,或者说只是反应了部分收入。

纳德拉:首先,我们需要拥有产品真相,产品竞争力以及能力,然后才能走向市场。我们的商业云业务是一个非常非常有吸引力的平台,这才是我们赢得合作的关键因素。当然还有很明显的一点是,我们的业务模型与客户的利益十分一致。换句话说,首先,我们希望确保帮助客户实现数字办公能力,无论他们是在零售、石油天然气还是医疗健康领域。因为这是我们的长期利益所在,确保他们具有完全的数字能力,然后他们会继续订阅我们的云服务,使用我们的云服务功能等等。当然,这也意味着我们之间是一种可信赖的关系,这无疑是一个竞争优势,特别是当我们的很多竞争对手有着极为复杂的业务模式——比如,一方面他们提供服务平台,一方面又与客户互为竞争对手等等。我相信,客户在选择我们时一定也会考虑到这一点。但是我们的重点在于确保我们的产品在市场上有竞争力,我们的业务模式与客户的利益长期一致,并且我们将继续致力于此。

胡德:我来回答第二个问题。大多数大型合同都体现在了商业记账数据中。很少归入预收账款。随着时间的推进,这些数据将在损益表上直接体现在Azure的营收增长数据上。

斯迪富分析师布拉德·里贝克(Brad Reback):萨提亚,您刚刚提到,Microsoft 365,已然成为新的操作系统。但是,当您锁定现场员工,那些之前无法触及的用户时,我们从旁观者的角度应该如何看待TAM扩张?

纳德拉:1月份全美零售商联会(NRF)是一个很好的现场机会例子。比如,我们为现场工作人员发布了Teams,其中包括轮班工作人员能力与安全信息交流等功能。零售业和其他许多行业面临的一大挑战是,通讯工具实际上已经具备其他消费者通讯工具所没有的安全架构,因此,一切责任都落到了企业肩上。因此,无论是制造业或医疗健康,所有的现场领域都存在机会。因而,TAM扩张得实现。换句话说,扩张可以从Teams开始,可以从现场工作人员拥有的设备开始。比如,我们认为,HoloLens的最大驱动来自现场工作人员。那些制造业或其他现场服务的工作人员,他们从来不会配备标准笔记本电脑,甚至也不会配备手机,HoloLens可以说是他们获得的第一款计算机设备,因为HoloLens可以提高生产效率。这就是我们从Microsoft 365中看到的TAM扩张机会。

Piper Jaffray分析师亚历山大·组辛(Aleksandr Zukin):公司在18个月前对销售和客服部门进行了重大重组,之后我们看到公司业绩有较大上升。我想问的是,随着交易复杂程序的增加,您是否认为销售周期受到影响?或者,销售周期受到其他宏观波动的影响?

纳德拉:总的来说,很多转型,无论是在工程侧、营销侧或者销售侧,都源于我们从平台功能中看到的机遇。所以,没错,我们的交易更加广泛、深入。我们现在签约的客户关系涉及公司多种服务功能,同时也推动了企业自身抱负。所以,当然,销售周期也不一样。但与此同时,你要知道,在微软,我们与客户有很多不同的业务,可能包括更新内部部署的基础设施到十分高端的数字转型项目等等。因此,我想说,我们已经准备好应对这种复杂性,以及客户提出的各种需求。我们公司内部做出的各种调整也是为了加速我们的云业务。

胡德:我们的销售部门与其他Dynamics交易或者Power平台交易类似,都需要对业务流程与你试图实施的改变有一个基本的了解。这些无疑有着更长的销售周期。Azure也有着许多复杂性和数字转型属性。在我们最近达成的诸多大型交易中,一些波动已经反应在账面上。但是我认为,整体而言,我们的目标是拥有并继续开发这一业务。毋庸置疑,未来将会继续有“波动”出现。

微软解读财报:将量子计算视为长期目标 弱化Windows

微软解读财报:将量子计算视为长期目标 弱化Windows

9Yy.Net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