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家10亿美元市值公司总部设在北京 这里是硅谷之外的创新之地

2014年11月8日08:44:0017家10亿美元市值公司总部设在北京 这里是硅谷之外的创新之地已关闭评论 已收录 46

硅谷仍是全球最大的科技创新基地,但恐怕已不再是科技界唯一的中心了。英国风险投资公司Atomico的一项最新调查报告显示,硅谷已不再具备明显的对明星创新公司的“垄断”地位。近10年间大多数估值达到10亿美元以上的科技初创企业,并非来自于硅谷。

Atomico的这份报告以过去10年间通过首次公开募股(IPO)、出售以及融资等手段达到10亿美元估值的134家公司为研究对象,调查结果显示,越来越多的优秀初创企业不再仅仅青睐于硅谷。

在这134家公司中,有79家美国公司,其中有52家来自硅谷地区,另外有26家中国公司和21家欧洲公司。也就是说,有60%的优秀科技初创企业出现在了加州湾以外的地区。

硅谷似乎正在失去往日独一无二的光环,这种局面来自于“全球化”、“泡沫论”和高生活成本所带来的三重麻烦。

“互联网以惊人的速度在世界范围内得到普及和应用,全球化扩展显得越来越重要,现在美国以外的科技初创公司也可以接触到大量资金”。Atomico公司创始人尼古拉斯·泽恩斯托姆(NiklasZennstrm)表示,随着全球化的不断扩展,企业的诞生地将与其成功的关联度越来越低,在硅谷以外地区创立的大型科技公司所占的比重将越来越大。

因此硅谷的“人才洼地”效应将不再明显,纽约、波士顿、洛杉矶等城市则正以蓬勃的生命力快速发展。股权众筹平台Angelist的一项统计则表明,今年上半年美国南加州地区(包括洛杉矶、尔湾、圣地亚哥等)初创企业增长比例以5.3%的增速位居第一,超过了硅谷4%的比例。

此外风投资本竞相追逐的投资热所带来的“泡沫论”,也成了硅谷“甜蜜的烦恼”,众多科技初创公司估值动辄超过10亿这一曾经高不可攀的数字。投资者和企业高管列举了估值变高的诸多原因:由于利率较低,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很容易大举入股创业公司;年轻的科技富豪和尤里·米尔纳这样的海外大亨,也都成了私有市场的投资者。随着创投领域的资金越来越充裕,必然加速报价的轮番上涨。

其中硅谷资深投资人Bill Gurley明确表现出了自己的担忧。他在9月份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表示,目前的硅谷创业环境让他想起了1990年的泡沫化场景,投资的热钱不断流进新创公司,而后者为了成长不断烧钱,这样的循环让双方都承担了太高的风险。正是这种从人才、创业家到投资者都不在意烧钱风险的硅谷现况,让他不禁忧心这一切可能是泡沫化的前兆。

但硅谷是否存在“泡沫”一直都是一个极具争议的话题,很多时候它又取决于各方的立场。比如也有一些硅谷创业者认为,估值上涨并不一定意味着科技泡沫卷土重来。他们相信,高估值有一定的合理性,因为智能手机和云计算等创新再造了一个规模达到数千亿美元的科技行业,与上一轮互联网科技破裂时的情况不能同日而语。

不过一个事实是,在硅谷工作的高生活成本,确实正在让一些创业青年开始逃离硅谷。高原资本(中国)董事总经理涂鸿川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硅谷目前最大的问题是生活成本尤其是住宅成本的增长,对人才的吸引力下降。“通常创业公司的员工拿到的是公司的期权,而工资水平是比较低的,所以生活压力较大”。

《南华早报》11月初的一篇报道对此统计说,500 Startups和创源(InnoSpring)等知名的孵化器,以及Startup Grind等网路社区都已经在北京成立办事处,专注硬件创新的HAXLR8R则在深圳落脚。这些孵化器已经在内地培育出一百多间外资初创科技公司,其中很多都是由斯坦福、耶鲁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等著名大学的毕业生创办的。这篇报道的标题,被定为了《中国成西方技术人才创业乐园》。

在中国,北京、深圳等城市与硅谷竞争的很多传统障碍的确正在消除。彭博社的一篇报道称,自2003年以来,北京成了除美国外,创立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新公司最多的地区。目前共有17家估值超10亿美元的新公司总部设在北京,最新的例子包括在美国上市的微博、京东和猎豹移动。

北京正在成为一个愈加繁荣的科技阵地。那些曾经的硅谷明星们,也开始了紫禁城的掘金之行。Facebook科学家徐伟、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主席张亚勤陆续被百度挖走,今年5月曾领衔谷歌“谷歌大脑”项目研发的华裔科学家吴恩达也加入百度麾下。他表示,曾挨个考虑过那些可能在人工智能领域取得快速进展的企业,“最终认为百度拥有最好的机会”。

法国《世界报》刊文称,中国科技企业现在能给新进人才更高的薪酬,网络世界一个新的科技阵地已在中国开启。《大西洋月刊》近期登出的对硅谷50多名高管、发明人、创始人的问卷调查则显示,中国超越美国,成为硅谷精英眼中“新兴高科技产业最有希望的国家”,排名第三的是以色列。

北京市政府顾问、长城企业战略研究所所长王德禄认为,中关村和硅谷有着相似的创业精神实质。20世纪90年代以来,硅谷每隔5年左右就会出现一个从创业发展到改变世界的高技术大公司,如诺伊斯创办了Intel公司,催生了集成电路产业;斯蒂夫·乔布斯创办了Apple,推动了个人电脑产业的快速发展等。中关村差不多每隔一段时间,也能够出现一个“令人兴奋”的新增长点,这些新增长点往往就是由一些创办时间不长的新企业所引领的。例如,新浪微博、奇虎360、京东商城和小米科技等。

不过北京的创业集群在整体发展规模、创业活跃程度上与硅谷仍存在很大差距。清华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陈劲的一篇文章援引公开数据说,截止2014年10月底,中关村高新技术企业为1.9万家,而硅谷在2011时相关数据已达17.8万家。

“中关村是我国天使投资最集中的区域。‘十一五’以来,中关村地区发生的创业投资案例和金额约占全国的三分之一左右。”中关村管委会科技金融处处长何存近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关村作为全国创新创业资源最丰富的区域,很多专注于投资科技创新领域的创业投资机构50%的项目都集中在这里。

照这样的发展速度,越来越多创业者和创新公司涌进中国北京,而不仅仅是美国加州,似乎是一个可以预期的事实。不过相比硅谷创新“圣地”的地位,北京在产业上下游配套、创业和创新文化,以至于整个商业环境对于“创新”的接纳程度等问题上,还有不短的路要走。当然,这也不仅仅是北京这一个中国城市的问题。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 我的微信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