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富的钱不好赚:现场直击交易员抢夺92.7美元的阿里巴巴

2014年9月21日21:17:00首富的钱不好赚:现场直击交易员抢夺92.7美元的阿里巴巴已关闭评论

“92.7美元每股——成交。”9月19日深夜,当这个数字显示在电脑屏幕上时,Ken激动地在办公室里绕了几圈。

在他的身边,双手从键盘上移下来、一时还不知道该往哪放的交易员们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真是虎口夺食啊。”一位交易员面无表情地说。从第一次询价出现算起,这家位于香港中环的名为皇信基金公司的交易员们,已经枯坐了143分钟。

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当地时间中午11点50分,创造了美国近十年上市集合竞价时间最长记录的阿里巴巴股票交易现场,人声鼎沸。做市商巴克莱的几名工作人员,不得不把双手捂在头戴耳机的听筒上,以降低噪音的干扰。为了这次阿里巴巴上市,巴克莱把现场团队史无前例地从三人扩大到六人。

“这真是一个传奇。”主持电视直播的CNBC主播感叹道。

2013年Twitter上市时的对盘时间是79分钟,而创记录的阿里巴巴股票对盘时间,如同这家公司的上市之路一波三折。在8名阿里巴巴“生态系统”代表敲响纽交所开市钟之后,最初出现的区间是80至83美元,此后还出现了83至86、84至87、89至91等多个区间。当89至91美元的价格出现时,以为这已经是最终价格的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试图走出直播现场,但很快被保安和工作人员拦下了。

CNBC记者在集合竞价过程中追问马云:“阿里巴巴开盘价格很可能在90美元每股左右,对此你有什么感受?”马云哈哈大笑,摆摆手像是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在这个夜晚——当然这是对于大洋彼岸那些紧张的人们来说的,真正占领华尔街的是中国媒体。阿里巴巴上市带来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中国媒体观礼团,纽交所内外挂满阿里巴巴的条幅,传递的是阿里巴巴的橙色手册。甚至有中国记者在入境的时候,也会被问及“是不是明天就要敲钟的那家公司?”

华尔街早已看淡风云。但在很多中国创业公司、投资机构、证券交易员以及阿里巴巴的员工们眼中,这个夜晚仍然具有传奇色彩和它特有的历史意义。金融之城香港,对这个夜晚的准备由来已久。

众多买方机构在申请新股认购颗粒无收的情况下,继续摩拳擦掌,决定在当夜直接挂单买入阿里巴巴。几乎所有的TMT行业投资机构以及美股基金工作人员,都忘记了本该属于“Friday Night”的狂欢,全员操盘的情况首次出现在很多基金公司。

20时17分,皇信基金公司交易员周卓回到办公室打开电脑,发现身边同事比应该留下来加班的人数多得多。

“要开战了,不开战的也来观战了。”有人笑着说。

周卓打开他熟悉的交易系统,一个个登陆账户。因为每个人需要分别给五六个客户下单,整个过程持续了半个小时。

因为公司平时只有4个交易员,远远满足不了当天晚上的下单需求,从未操盘的分析总监Ken也临时加入战局。他不停发问:“哎哎,这个可用资金和资金余额有什么区别吗,选哪一项操作啊。”

他们最初以76美元每股,80美元每股各一半的方式下单,“股票类别:美股、股票代码:BABA”这两个选项在所有键盘上飞速敲过。21点左右,所有操作人员完成了第一次下单任务。

选择76美元和80美元完全是凭借经验,没什么道理,结果也大不一样:如果他们全部以76美元买入,若77美元开盘则全部不中;如果他们全部80美元买入,万一76美元开盘又会价格过高。

周卓和同事聚在一起交流,操作完毕仅仅是一个开始,因为下单结束并不意味着可以买到股票,尤其是阿里巴巴这种之前新股认购火热的股。一位年纪较大的男士推了推眼镜说:“有机构之前冻结1800万美金拿货,结果给了他320股,2万多一点美金的货。更有机构用两亿美金换来了5500股,37万多美金。申购概率已经达到了千分之一。”

“就像买彩票一样的概率啊”,有人附和。随后他又嘟囔着说:“但是和买彩票不同啊,彩票中了一定赚,但BABA中了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空气中开始流动着一丝不安。21时50分,周五夜晚的中环已经开始堵车,去兰桂坊喝一杯放松一下的人们已经出发。

周卓他们却开始了新一轮忙碌,“90!90!全部改成90!”他们收到命令,下单价格改成每股90美元。由于之前的单子一旦下好就不能改动价格,于是每个人都开始了撤单再一个个输入信息重新下单的循环。

此时的纽约交易所,8名来自中国和美国的普通客户代表已经敲响开市钟。敲钟前,马云和他们一位位聊天,“虽然你们是代表阿里巴巴,但你们更代表你们自己。”马云说。

皇信在香港的整个办公室此时陷入沉寂,只有规律敲击键盘的声音,喧闹只来自于电视屏幕上有关阿里巴巴的现场直播。交易员们都知道,现在下单如同瞎子摸黑行走,你根本不知道别的买方出价,更别说对整个价格有判断。“现在没我们什么事儿了。”一位分析师一边吃着充饥的饼干一边说。

他眼前的电视屏幕上,马云正坐在以交易所为背景的圆桌边谈笑风生。当主持人问到他心目中的英雄是谁时,他说他的英雄是阿甘,那部电影已经看了不下十次。身边三位西装笔挺的中年男士发出惊讶的笑声,并反问马云:“你不知道这是虚构的角色吗?”在直播间的玻璃门外,外国记者高举照相机,试图从一个并不有利的角度拍摄马云。

22时16分,周卓听到有同事大喊一声:“80-83美金每股,首轮集合竞价出来了!”有人还获得了新的情报:有机构用1.3亿美金认购,结果只拿到了50股,概率说千分之一都不一定有,但是听说花旗是给货给的最好的,基本有一个10%的拿货几率。现在,皇信此前的出价还处于把握比较大的区间。

但到了22时34分,阿里巴巴集合竞价结果变为84-87美金每股,7分钟后,这一结果升至86-88美金每股。有人高喊“Eighty eight”,皇信香港办公室里又一次陷入紧张状态。

这一次的命令是,“直接挂单改93。”

长久的等待让大屏幕上现场记者纯正美音的报道,突然变得像对工作的干扰,周卓和其它参与交易的人近乎机械般的又一次反复敲击键盘。改好已经是23:32分,一位分析师终于开始抱怨:“怎么还不开盘,真的要等到价格不动才开盘?”

纽交所中国区代表冯玉慧事后介绍说,越是大的公司,买家需求就越强烈,竞价耗时则会越长。电视直播中,连几位西装笔挺、经验丰富的专家对这个超过两小时的询价似乎也快词穷了,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所有的一切在23时55分终于被打破。皇信基金公司电脑屏幕上所有挂单突然显示成交,阿里巴巴股价化成屏幕上的一条线,开始上下变动,6分钟内跃升至最高点99.43美元每股,最终收于93.89美元每股。

交易员电脑上未退出的交易系统仍安静地显示:股票类别:美股。股票代码:BABA。另外比之前多出的一行则显示了92.7美金每股的成交价。这家公司最终以每股高出24.7美元的价格成功买入阿里巴巴。

他们采取了比国内大部分试图“打新”的机构更实际的策略。当天夜里,包括国内最大合资基金公司嘉实基金旗下嘉实资本在内,众多“阿里巴巴打新团以失败告终”的消息很快传播开来。在境外的嘉实国际也一股都没中,而嘉实基金股东还是阿里巴巴主承销商之一的德意志银行。

《华尔街日报》9月20日援引知情人士的话说,全世界有超过1700个投资者认购了阿里巴巴股票,其中约有半数没有买到股票,并且将近一半左右的IPO股票分配给了25家投资公司。

只有少数中国机构成功买进了阿里巴巴。其中华夏基金获得2000万美元的阿里巴巴新股配售,另外获得配售的还包括华夏资本、博时基金和融通基金。

这个夜晚还发生了另外几件事:阿里巴巴在美国上市公司中市值排名第九位,占股阿里巴巴34.1%的软银国际孙正义成为亚洲新首富,马云则一跃成为中国新首富。如果仅以纸面财富计算,阿里巴巴员工中将有近万人成为千万富翁,超过300人成为亿万富翁。

对于众多交易员们来说,他们只是完成了一件工作。9月20日凌晨1时,皇信基金公司的加班员工们终于准备下班。“公司成立十多年,这应该是第一次全体加班,还加到这么晚。”一位分析师在关掉交易系统的时候说。

(应采访对象对敏感信息的保密要求,文中的皇信基金公司以及交易员姓名均为化名。)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 我的微信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