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刷单产业链现状:大学生、全职太太当刷手

2018年8月11日22:48:06 发表评论 18

张毅这位朋友发现,许多网店生意火爆得益于刷单。通过这种方式,网店可以获得较好的搜索排名,比如,在平台搜索时“按销量”搜索,该店铺因为销量大(即便是虚假的)会更容易被买家找到。

在朋友的请求下,张毅参与了刷单。“刷单非常简单,如果我这位朋友想刷几件商品,他通过银行账户往我的卡里打几件商品的费用。”张毅说,“比如,它的一副挂画卖200元,我要买5件,那么他就需要给我打1000元的费用。”

在电商行业里,这还只是“炒信”的一部分。“炒信”是指在电子商务及分享经济领域以虚构交易、好评、删除不利评价等形式为自己或他人提升信用水平,包括但不限于因恶意注册、刷单炒信、虚假评价、刷单骗补以及泄露倒卖个人信息、合谋寄递空包裹等违法违规行为。

电商刷单产业链现状:大学生、全职太太当刷手

刷单中介的“生意经”

对张毅而言,刷单的过程比较简单:登陆朋友网店所在的电商平台,然后点开该网店下单,收到订单后,网店就给张毅发货。所谓发货,不过是一个空壳包裹,并非真的把商品放在里面,只不过是为了骗过电商平台完成订单交易而已。收到空包裹后,张毅就会给该网店送上五星好评,朋友的网店因此增加了可信度。

帮朋友忙还是小事,但这样的行为已经衍生成为一种“兼职”,催生了刷单中介的“生意”。张毅说,“这种行为至今依旧普遍,不少刷手是为了挣外快的大学生和家庭妇女,因为加入刷单组织接活太容易了,坐在家里动动手一个月也能挣个两三千,同时有专门的刷单中介教你如何刷单。”

在张毅的提醒下,第一财经记者用“刷单”、“QQ群”等关键词在百度上搜索发现,刷单中介俯拾即是。

电商刷单产业链现状:大学生、全职太太当刷手

8月9日,记者随机找到了一家名叫米粒网中介,自称是一家专为大型电商商家解决信誉低、销量少的难题的中介平台,“同时也为有空余时间的朋友提供赚取佣金的一个渠道”,其主页的一则广告是“马上入驻一起赚大钱”。

在米粒网一位客服的指导下,第一财经记者了解,米粒网还有专门的手把手刷单流程。

在与米粒网客服的对话中,第一财经记者假扮需要刷单的商家,当记者问及米粒网是否还在做刷单业务时,他表示还在做。而当记者问及刷单行为被发现时是否被罚的时候,他表示,刷单都是有风险,平台无法保证刷单不被检测到。

电商刷单产业链现状:大学生、全职太太当刷手

电商刷单产业链现状:大学生、全职太太当刷手

整个流程简单得就像张毅所说,商家和刷手同时入驻米粒网,双方在交易过程中,商家把钱给平台,平台再把钱给刷手,从而完成了一个资金的流转,还有刷单配套服务,比如张毅所说的空包(即空包裹)服务。期间,商家只是支付了接手人的佣金而已,同时商家需要支付已经的手续费给米粒网。

和米粒网一样,第一财经记者随机又找到了一家名叫试用平台论坛,该论坛除了有不少电商刷单中介的QQ群之外,还有不少有关如何避免刷单被发现的技术文章。

文章称,刷单千万不要太死板了,要灵活,不要聚集在一个时间段刷单,假如有10个单子要放,那么不要一次性放出来,而是要早晨放几单、下午放几单、晚上再放几单,这样放单的话会更安全一些。

可见,“炒信”越来越呈现出职业化、专业化、产业化的特点。刷单上下游分工明确,已形成一条完整的灰色产业链,包括虚假物流、刷单软件、贩卖个人信息、招募刷手等多个环节。比如快递公司制造虚假物流号段(空包),供商家及工作室刷单使用。而快递公司或下级代理还可为刷单商家出具快递签收证明,以假乱真,干扰系统识别。此外,还有些商家通过定时定量的放单,将任务分配到全国各地的真实用户进行下单购买。为了尽量贴近真实用户的购买习惯,还涌现出了一系列的要求,比如要求货比三家、要求最低的浏览时长、要求滚动浏览高度及停留时间等。

不过,文章也提到,刷单如果被查到,会导致自己的电商平台降权,严重的还会封店。这让商家陷入了两难:刷单是找死,不刷单是等死。文章最后说:“既然选择刷单,那就要做好打长久战的准备。”

电商平台抱团反炒信

当然,电商平台不会坐视不管这种伤害用户体验的行为。

8月10日,一位做刷单生意的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小红书可以刷量,淘宝、京东的单子不接,区别主要在于后者官方查的严。”

已经有电商平台寻找法律途径对刷单进行打击,全国首例电商平台状告刷单平台案可追溯到两年前。

2016年12月初,阿里巴巴集团向法院正式递交起诉书,状告杭州简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简世公司”)涉嫌严重危害市场竞争秩序,索赔216万元人民币。

第一财经记者查阅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简世公司于2014年成立傻推网,主要业务是从事网络刷单炒信等,商家在此平台上发布刷单任务,“刷手”接单并提供服务,在此过程中,商家支付给“刷手”费用的20%将作为佣金被傻推网收入囊中。此外,长期有刷单需求的商家可以“入会”,会费有268元/月和1980元/年两种选择。一直以来,该公司的主要利润来源就是佣金和会费。

2016年4月5日,在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的举报和协助下,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依法查处了傻推网,执法人员当场收缴有关设备、账簿及企业资金流转相关财务单据。在现场查处过程中,执法人员发现该平台利用QQ等聊天工具组织刷手,广泛传授刷单技巧。

中国裁判文书网信息显示,2014年9月至2016年3月,在傻推网发布刷单任务的淘宝网、天猫网商家有3001家,发布刷单任务共计5万多单,平均每家刷16.6单,共涉及的刷单金额有2639.83万元,违法所得36万元。

2017年10月,法院判定,简世公司组织炒信的行为违背了公平、诚实信用原则和商业道德,严重侵害消费者利益并扰乱了电商平台的经营秩序,一审判决简世公司赔偿阿里巴巴经济损失20.2万元,目前该判决已经生效。

还有电商企业用大数据进行反制。据京东方面透露,公司自主研发了“反作弊识别系统”可以利用京东大数据平台,从订单、商品、用户、物流、支付、评论、浏览等多个维度进行分析,识别各个交易环节的异常数据,结合多种智能算法进行数据建模,从而对虚假交易进行精准定位。一旦商家出现虚假交易行为时,京东能够识别出来这是作弊订单。京东对所有识别出来的作弊订单均不计入销量排名,且会删除虚假的评价内容,让“虚假交易”行为彻底无效。

此外,凡是被系统鉴定为虚假交易的店铺,京东将对商家进行严厉处罚。主要包括:对涉及商品进行惩罚性降权、下架,情节严重者关店;限制有虚假交易行为的商家参与京东的营销活动,营销资源优先提供给无作弊行为的优质商家。

在不少电商企业看来,反“炒信”已经不再是某一家公司或者机构可以完成的任务,而是整个互联网行业需要跨平台、跨企业共同打击的恶劣行为。

公开信息显示,2016年10月25日,京东与腾讯、百度等8家企业共同签订了国家发改委“反炒信”信息共享协议,并且已经共享了因炒信而被关店的商家名单及第三方炒信公司,号召全社会的力量共同打击虚假交易、炒作信用。

2017年10月31日,“反炒信”联盟在国家发改委举行了扩盟仪式,美团大众点评、唯品会、蜜芽等七家企业加入联盟,该联盟希望以“双11”为契机,强化电子商务领域信用建设。

访问:

京东商城

  • 我的微信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